» 首頁 » 部落格 » 其他文章 » Podcast » 我住過貧民窟-Video podcast ep.8-大直小老闆

我住過貧民窟-Video podcast ep.8-大直小老闆

我住過貧民窟-我盡量用比較開心的方式來講,住過貧民窟這一件事情,為什麼會住貧民窟就不想講了,反正總之每個人都有特別的原因,今天想要談的是住了貧民窟,讓我獲得哪一些收穫?貧民窟並沒有把我人生往下拉,反而給了很多警惕,在日後的人生路上一直提醒自己,盡量不要再陷入過去貧民窟陷阱裡面!

我住過貧民窟-Video podcast ep.8-大直小老闆

我住過貧民窟 Video podcast ep.8 影片

Hello 大家好
歡迎各位回到大直小老闆video podcast
第八集了 噢噎
這一集我們的標題非常的聳動
那就是 我住過貧民窟
對 我盡量用比較開心的方式來講
我住過貧民窟這一件事情
請各位耐住性子往下聽


我住過貧民窟 Video podcast ep.8

你住過貧民窟嗎?

我住過貧民窟-Video podcast ep.8-大直小老闆

你住過貧民窟嗎
我住過 真的住過
而且我還住過短短的一陣子
為什麼會住貧民窟 我就不想講了
反正總之每個人都有他特別的原因
會住到貧民窟去
今天想要談的是 因為住了貧民窟
讓我獲得哪一些收穫 哪一些理解
會想要談這個例子主要有幾個原因
第一個是最近在看房子 買房子
另外我們有某一位 立法委員
因為打房最近一直被這個媒體一直弄
既然大家這麼愛談這個東西
那我們就來談這個 貧民窟

曾經待過貧民窟

曾經待過貧民窟

我曾經待過貧民窟
我待過貧民窟的時間 並不是很長
大約只呆了 一個禮拜吧
應該一個禮拜不到
貧民窟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環境
我那個時候待的位置
大約是在台北市的市中心
我當時的記憶中應該是建國南路
還是新生南路上面
然後 我住的地方是二樓
我們那個貧民窟是一整棟
都是一個房東的
那我們從貧民窟望出去
可以看到高架橋
也可以看到公園
旁邊不遠處就有不錯的豪宅
然後車水馬龍的地方
底下一樓的地方就是賣吃的
有賣很便宜的吃的 很便宜的自助餐
有很多計程車司機
或是一些做工的人 會在那邊吃飯
貧民窟 真的是貧民窟
沒跟你開玩笑
那我剛剛還特別去這個google map看
就發現 奇怪怎麼找不到了
所以可能已經被拆了 可能被整治了
也有可能那個時間太痛苦
所以很想不起來 選擇性遺忘

難以想像的條件

我住過貧民窟-Video podcast ep.8-大直小老闆

難以想象的條件
很多網友會戲稱自己住貧民窟
可是我覺得那個真的不是貧民窟
我那個房間
大致上是長兩公尺 寬兩公尺剛剛好
長兩公尺 寬兩公尺
就是把手伸開之後
然後再多一點點的位置
放了一個單人床
一個大概只有80公分的桌子
然後一個80公分的衣櫃 就這樣
然後高度也沒有很高吧
高度大概2米5 2米4吧
上面還可以再放點櫃子
什麼的 那我把行李箱往上面放
床底下也可以放東西
我記得是一個非常硬的彈簧床
然後沒有對外窗
我的對外窗是對在 就是房子的走道
看到的是房子內部
因為空氣不流通
所以門都是要開著
然後用這個電扇 然後把空氣帶進來
然後灰灰暗暗的 很可怕 很可怕
現在想起來 真是難以想象
我真是能屈能伸 哈哈哈哈

房東不是壞人

房東不是壞人

房東不是壞人
很多人聽到我剛才講
這麼誇張的地方之後
就覺得 是不是房東虐待我們啊?
壞房東 黑心房東
其實我覺得反而不是
在這邊我 先替房東講個話
我住那個貧民窟
它一個月租金才3000塊而已
3000哦
而且如果你準時交房租
你沒聽錯
如果你準時交房租的話
還優惠500塊
所以只需要一個月2500
然後房東非常優惠 出外的可憐人
所以押金只要一個月
也就是說 押金2500
然後一個月房租2500
所以入住的時候給他5000塊
然後我住不久啦
我好像住一個禮拜吧
我大概住一個禮拜
一個禮拜不到 然後就搬走了
對了 房東沒有跟我簽約
通常我們租房子的時候
如果沒有把房租走完的話
要扣一個月的押金
然後那個月的租金還會被吃掉
可是 我那個房東
竟然把2500的押金 還了給我
並且還跟我說 我只住了很短的時間
所以他只跟我收500塊的租金
房東真得很好哦
所以說不要再覺得
貧民窟的房東都是壞人
其實不是
至少在那個例子裡面
我覺得房東反而是個好人
如果以後後面有機會
我們再來談這些特殊的房產的例子
這邊就不再多提
轉進我們今天想要提的主題
那就是 貧民窟的世界

貧民窟的世界

我住過貧民窟-Video podcast ep.8-大直小老闆

貧民窟的世界
住在貧民窟裡面 很多人想說 為什麼
到底哪些人住在貧民窟
貧民窟的生活是什麼
貧民窟是怎麼樣子的狀況
這邊來和大家提一下
可是我租的時候是很久以前
二十年前吧 有吧
快二十年前了 所以沒有照片
那時候手機也不能拍照
沒有留下那些影像處理
所以我提幾個 我那時候的鄰居
他們的生活狀況
來讓大家想像一下
貧民窟是一個怎麼樣的社會
領日薪的底層勞工

領日薪的底層勞工

領日薪的底層勞工

領日薪的底層勞工
在我們那一棟樓 我記得
我忘記實際上的層數了
應該是一樓有一點點
然後二樓 三樓 好像四樓也有吧
頂層加蓋
大多數的住戶是 底層勞工
也就是他們比較像是做水土的
然後做水泥的 工廠的勞工
一日勞工
他們是領日薪的
也就是他們做一天領一天
算是這個社會中最辛苦的勞工階級
但是說句實話
其實他們領的日薪並不低
以那個時候我印象中
好像那時候 日薪就到1200吧
1200 1500了
其實並不低
雖然很辛苦 可是並不低
可他們工作時數不確定
有時候今天有工作 明天就沒工作
或者有時候工作一個禮拜
有的時候休息一個禮拜
有時候他做了一個禮拜之後
可能下個禮拜又沒有工作
或是 有些時候 他可能做了三天之後
把自己累到了 然後傷到了
他就不能接工作
或是他不想接工作
就不一定明天會有工作
所以他的收入是不固定的
當我去看這些底層勞工時候
他們的日子 其實不是那麼順
有一餐 沒一餐
這是最多 底層勞工

街邊的攤販

我住過貧民窟-Video podcast ep.8-大直小老闆

街邊的攤販
在貧民窟裡面
小部分鄰居 是街邊的攤販
他們就是在路邊擺攤那種
在夜市擺攤的
或者是說 拿個小推車
在路邊賣東西的那種人
很可愛
為什麼要住貧民窟
因為他在市中心
所以他推著小餐車出去賣東西的時候
比較容易
那包含剛剛上面提的那個
領日薪的勞工也是一樣
他們為什麼住在這裡
就是因為 在城市的市中心
比較好找零工
有比較多的裝潢 比較多的土木
比較多的舉牌子之類的
他們才可以去做
那街邊的攤販
他們的薪水就更不穩定了
有時候被警察開單
然後有時候要到處跑
哪邊熱鬧哪邊去
一天賣不完的東西還分我們吃
真是非常感謝他們
感謝 感謝
好 再來 我要提的是很特別的工作

很特別的工作

很特別的工作

很特別的工作
我們那一棟裡面
有兩位是非常特別的工作
一位是管理員
他本身不負責做任何事情
那個房東給他很低的薪水
而且沒有收他房租 他就住在那邊
負責管理這一棟
負責管理這好多間
我也忘記幾間了 二十間可能有
那他的工作就是照顧我們
然後幫我們和房東溝通
因為你知道
社會底層人 有時候不是那麼的好溝通
他負責和他們喬這些事情
負責維持安寧
可是晚上還是很吵
另外還有一位房客
她的工作是 性工作者
工作就是負責在那一區
提供性服務
很便宜
我忘了多少錢了
反正幾百塊而已 非常便宜
薄利多銷為主
你可以去她房間提供性服務
或她也可以去你房間提供性服務
然後那房間也都很小
我沒有見過她本人
可我好奇問過管理員
那個人怎麼樣
他說就是一個 50歲的阿姨之類的
也是過得很辛苦
然後也是為甘苦人
提供這樣子最基本的性服務
我想她在這邊住
然後提供這樣子的工作
一定有更特別的原因
可是很可惜 我住的時間很短
我沒有繼續深入這些故事
為了不要讓這個podcast的氣氛太陰沈
我們就此打住 下一個主題
貧民窟的陷阱
貧民窟的陷阱
前面已經形容過貧民窟的樣子
各位應該已經可以幻想到
貧困窟大致上的狀況
如果說還是想像不到的話
可以想像一下
我們在香港看到很小的房子
然後很差的環境
就差不多是那個樣子
然後光線調暗一點點
點那個小小的黃黃的燈
就差不多那個感覺

貧民窟的陷阱

我住過貧民窟-Video podcast ep.8-大直小老闆

可是在貧民窟本身居住
其實是有很多 很吊詭的事情的
注意哦 我要提的
在貧民窟居住跟工作跟生活
其實是一些很吊詭的事情
而我現在下面
就來談一些很吊詭的事情
第一點 我要談的事情是
貧民窟不是最低價

貧民窟不是最低價

我住過貧民窟-Video podcast ep.8-大直小老闆

貧民窟不是最低價
我剛才前面已經有提過
我們那個貧民窟
一間房間 一個月2500塊而已
但是它卻不是最低價哦
我住了幾天之後 我真的受不了
後面再談為什麼
我住了幾天之後 我真的受不了
後來我的高中同學 就來解救我
他提供我更多的資訊
我就搬到淡水去住在那個學生套房
最便宜 最平價的學生套房
它是半年12000
所以說 一個月才2000塊而已
比貧民窟還要便宜
所以貧民窟其實不是最低的價格
它甚至不是台北的最低價格
可是為什麼這些人要住在貧民窟裡面
那就是因為他們有不得不的原因
像我們剛才說的模板工人
一日底層勞工
如果他們今天不在台北市中心的話
就接不到這樣子的案子
因為在我們一般人不知道地方
其實是有一些專門在發零工的
這些案子的一個聚集地
或者是一些工頭 也知道
要去哪邊找這些人
或者是他們本身也會互相揪 好朋友嘛
口耳相傳
就知道要去哪邊工作
如果說他今天住的地方很遠
像是住在深坑 淡水
那麼就很可能無法即時地
獲得這個訊息
無法很方便去做臨工
甚至是 下班的時候也不方便回去
這是很重要的事情
所以那些人
雖然也許可以用更低的價格
去享受更好的居住環境
但是他們還是必須卡在貧民窟裡面
這是貧民窟
我覺得最吊詭的事情
貧民窟真的不是最低價格
再來 居住品質差 工作也差

居住品質差工作差

我住過貧民窟-Video podcast ep.8-大直小老闆

居住說品質差 工作表現也會差
剛剛有提到 很多人的工作是一日工作
或是打零工
所以有一些人 他們的工作
可能是在三經半夜
或是下午 或是早上 或是晚上
各種你想像不到的時候
所以我們那一層
我們那一層住戶大概十間
在我的看法裡面是 幾乎隨時隨地
都有人進進出出 進進出出
進進出出
那因為我們的牆呢 隔板
都是用最薄的木板去隔的
所以有人進出的時候
都聽得非常的清楚
再來是 大家都是大老粗
都是做工的 辛苦人
所以其實動作也不會太小聲
不管是白天也好 晚上也好
一天24小時
我幾乎找不到什麼安靜的時候
再加上空氣差 蚊蟲也多
環境又昏暗
再來是 如果別人看電視
或是聽廣播的時候
我們都聽得一清二楚
整個居住品質是很差的
在居住品質很差的情況之下
我自然就睡不好
睡不好情況之下 自然工作就很差
有聽懂哦?
居住品質差
所以導致工作品質也變得差
假設這些人原本是有辦公室的工作
也許都會因為他睡不好覺
而導致他不適任於辦公室精密的工作
而只好去做比較勞力性質的工作
像我那個時候
我會選擇住在台北市鬧區
貧民窟的原因
那是因為我那個時候
在台北東區網咖店擔任大夜班的工作
那大夜班當然薪水比較高
所以為了不要離大夜班太遠
那時候還要上大學
所以說住在貧民窟 是當時沒辦法的選擇
但是 我上大夜班
可是我睡眠時間很不固定
能睡就睡
可是在貧民窟裡面 根本無法讀書
無法休息 無法睡覺
導致我上學也上不好
工作也是很累 很累 很累
每天上班就一臉倦容
我自己也曾想過
如果真的 再住個半年 再住個一年
我可能 要不就是書就不讀了
要不就是我的大夜班也做不下去
因為其實網咖大夜班
也是需要很多的精神 很多的專注度
我甚至偶爾還要幫忙修電腦
所以是很辛苦的工作的
如果說再住下去
真的就變成跟那些阿姨叔叔伯伯一樣
最後都要去工地做工了

失敗氣氛

我住過貧民窟-Video podcast ep.8-大直小老闆

另外一個吊詭的東西
是失敗的氣氛 失敗的氣氛
你在貧民窟住
畢竟一定會和大家有一些溝通
或者是感受到當地的氣氛
貧民窟 光是走進去
你就會聞到一股屎味 尿味 老鼠味
還有人的臭味
做工地的難免會有很臭的衣服
然後用手洗 洗又不乾淨
又晾在自己的門前面
整個房間都濕濕的 臭臭的
然後為了省錢
所以說它燈也是很昏暗的
三不五時會聽到吵架
每個人都是那種
就是不開心的氣氛
因為我們太熱了 太不通風
所以門都是開著
那你看到鄰居的時候 也都是那種
快死掉
然後窩在那邊 很悲慘 很難過
不開心
然後看電視的那一種人 或者喝悶酒
在這種氣氛下 住久了之後
那個意志消沈的速度 非常非常的快
極快 用光速往下掉
真是難以想像 真是難以想像
我自己認為
我自己是很有意志力的
我都撐不住
所以那個失敗氣氛真的讓人的意志力
消磨非常非常非常快
一住進去之後 就很難爬得出來
還好後來有朋友幫忙
感謝 感謝

成功離開貧民窟

我住過貧民窟-Video podcast ep.8-大直小老闆

成功離開貧民窟
我們剛才說那個貧民窟
很多痛苦的事情
好在那個時候我就成功的
可以離開貧民窟
再感謝一下
我高中的這個好朋友
感謝你
如果說我們後面有機會的話
來請他來 和我們大家聊一聊
他也有很特別的人生經驗
比我豐富多了
好來 我們來談 如何成功離開貧民窟
首先第一點 降低不必要的支出

降低不必要支出

降低不必要支出

我們剛才一開始有提
貧民窟其實不是最便宜的地方
所以對我來講
像貧民窟 其實反而比較貴
朋友帶我去住淡水的
最便宜的學生雅房的時候
反而比較便宜
所以這時候 我就降低了不必要支出
而且在台北市吃飯還比較貴
雖然那個貧民窟樓下
有很便宜的自助餐
可是在淡水吃飯更便宜
淡水真的好地方
也因為我那時候住在貧民窟
所以我會覺得 我不想回去讀書
我不想回去寫功課
我也不是很喜歡那邊的環境
所以反而我會花更多的錢
在不必要的地方上
像是我會去咖啡店坐著
對啦 不好意思噢
窮住貧民窟 還去咖啡店
對 去咖啡店讀書
需要安靜的地方讀書
或者是說 晚上的時候
我就不想回去
有時候好累唷 睡不著
那一天我就在我工作的網咖
包一個包廂
用員工價睡了幾個小時
可是那幾個小時也要花錢 也是錢
即使員工價再便宜 也是要錢
這些都屬於不必要的支出
甚至是 我的鄰居也好
他們住在貧民窟不開心
所以他們抽煙 他們喝酒 他們賭博
他們買春
那這些東西
都使得不必要支出 大大增加
所以貧民窟反而不見得比較省錢
所以要逃離貧民窟
最重要的事情是 降低不必要的支出
這很重要
有時候貧民窟 反而花錢花的比較多
如果說你今天的人生
剛好困在一個低潮
像貧民窟的地方的時候
也注意 降低不必要支出
很重要

提高工作所得

我住過貧民窟-Video podcast ep.8-大直小老闆

第二點 提高工作所得
像剛剛有說
住貧民窟 睡不好 住不好 心情差
整個環境差
會使得我的工作表現也變得很差
工作表現差了之後
我就拿不到一個比較好的工作所得
拿不到好的工作所得
那就只好去做最低薪的工作
那像我剛才說的 網咖大夜班
如果做不了
那只好去做超商大夜班
那薪水自然就往下掉
如果再做不好
我可能代班 也不能夠做全職
只能做兼職的
如果說 再差下去
那可能真的要去打零工了
所以如果說要逃離貧民窟
很重要的事情是
在你的工作表現
或在你的整個人的精神跟你的力氣
往下掉之前 趕快離開它
然後去找一個
有比較好的工作所得的地方
像我剛才有提到
我那時候在網咖當大夜班
為了要離開貧民窟
所以那時候我還找了另外一間網咖
做什麼 正職工作
我就去那邊應徵做正職的工作
原本大夜班好像只有8個小時
而且也不是每天都有排班
可是我就去另外一間
淡水的網咖
去當好像12小時的班吧
我去值12小時的班
然後而且是 一個月上26天
一個月上26天 一天上12小時
去穩定的提高工作所得
好讓我可以離開我的貧民窟
所以我搬到淡水之後
就是收入增加一些
然後費用降低很多
對 成功逃離貧民窟
這兩個重點很重要

改變生活的環境

改變生活的環境

第三個 改變生活的環境
改變生活的環境
在貧民窟裡面
所有的人都是垂頭喪氣的
意志消沈的
我跟他們一起住
住久了就會變成那個樣子
這不是只有貧民窟的問題哦
如果說你今天
你身邊的朋友 或是你周遭的環境
也是這個樣子的話
那自然的 你的心態就會變得很差
處於一種不開心的狀況
從我搬到淡水之後就立刻不一樣了
跟一群大學生住在一起
住在學生宿舍裡面
他們畢竟也不會太有錢
可是畢竟是學生
陽光 開心
吃飯的時候就跟學生一起吃飯
感受到無比的衝勁
雖然在住淡水的時候
我那一年休學了 我那一年休學了
但是它把我整個心態
就重新拉了回來
又回到一個正常的軌跡
好讓我下一年 繼續我正常的人生
所以改變生活的環境 很重要很重要
像剛才提的 我搬去淡水
然後又有了正職的工作之後
我存了錢
然後我也有了基本收入
隔年 我一面讀大學 一面住外面
一面養自己
一面還過上不錯的生活
所以改變自己生活環境 很重要
要把自己放到一個 比較開心
比較正面
比較積極向上的地方
這樣才逃得開來

我住過貧民窟

我住過貧民窟-Video podcast ep.8-大直小老闆

好 接下來結論一下
我住過貧民窟
今天刻意來談貧民窟的事情
最主要不是想談貧民窟
這一個住宅環境
我想談的反而是我們的人生的感受吧
如果說今天不小心
把你自己落在
或者把我自己落在一個
比較痛苦的惡性循環裡面的時候
要用不一樣的方式去面對
那面對的方式是什麼
絕對不是和那個環境 那個群體
一起往下沈淪
不管是你住的地方是貧民窟也好
還是你的人生是貧民窟也好
還是你的收入是貧民窟
還是你的生活是貧民窟也好
還是你的家庭是貧民窟也好
不管 重點在於當你發現自己
困在一個惡性循環裡面的時候
必須要想盡各種辦法 離開那一個環境
因為貧民窟的環境 它就是一種陷阱
它就是一種一直把你往下拉的力量
很多時候我們認為
我們跑不出去的東西
實際上都可以跑得出去
像我剛才提的
很多人會認為貧民窟的房價最低
沒有 貧困窟沒有最低
貧困窟的房價 其實不是最低
很多人認為住貧困窟最省錢
可是其實沒有
其實還有地方更省錢
很多人認為住貧民窟
比較接近工作的地方
可以更好獲得工作
可是實際上 有些時候 住偏遠一點點
然後做一份全職的工作
反而收入更充足
有些人覺得 貧民窟才會有和我一樣的人
和我一起互相取暖
可是有時候 當你的鄰居 你的朋友
都是意志消沈的人
你們互相取暖 只會越取越冷
這個時候不如把自己放去其他的地方
改變自己的心態
才有可能改變目前的狀況
剛才有提到 我去住淡水
我去住了淡水之後呢
重新的獲得了我自己對於
生活的控制權
心態的控制權
經濟的控制權之後
我就開始做家教了
那個時候做網咖 做得還不錯
後來還當上了店長
所以領了更好的薪水
但是我的人生恢復了正軌之後
我就發現做網咖其實不是一個
長遠的未來
而且收入也太少了
所以後來就算是小小的創業
然後去做 數學家教
一開始是一面當數學家教
一面在網咖兼職上班
後來慢慢的 網咖的工作就辭掉
然後做全職的數學家教
進入了我高收入的時代
大概花了半年到一年的時間
成功的擺脫
貧民窟對我的限制跟影響
雖然我住過一個禮拜的貧民窟
但是好在一件事情
那就是 貧民窟並沒有把我人生往下拉
反而給了我一些警惕
我在日後 我的人生路上 一直提醒自己
一直去檢討我的生活
我的狀況或是我的收入
盡量讓我自己不要陷入
過去貧民窟陷阱裡面
所以那個很短暫的貧民窟的經驗
反而會讓我人生後面過得更好
但是那個貧民窟的經驗
也讓我不斷的在思考
如果說今天我是執政者
如果今天我是一個企業家
我該怎麼幫助他
而這個問題 思考到現在
還沒有答案
我自己也想不出來該怎麼辦
所以我們在未來吧
繼續努力 繼續想辦法
如果可以的話
當然希望能夠幫助更多的人
現階段 我想幫助的事情是
如果你覺得你沒有什麼所長
如果你想要讓自己更精進的話
我們妮寶貝可是拍了很多指甲的課程
至少我們免費的提供了這麼優質
甚至比外面補習班
還要詳細的優質課程
而且是免費的哦
就在YouTube上面
請去看 請去學
請試著改變你的人生
哦~講起來好偉大
好了 那麼今天podcast就錄到這邊
如果說各位沒有看過
我們妮寶貝指甲的這個課程的話
去看看 我們錄得非常認真哦
OK 今天到這邊
謝謝大家 拜拜

影像播客系列

video podcast連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