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 部落格 » 其他文章 » Podcast » 獨立書店 串連歇業談起-Video podcast ep.7-大直小老闆

獨立書店 串連歇業談起-Video podcast ep.7-大直小老闆

獨立書店 串連歇業談起-2020年11月11號,台灣電商提供非常低價的實體書的特惠活動,引發幾十間獨立書店連鎖抗議,串聯好在11月11號當天不營業,其實它不是一件很大的事,但是它反應出了我很想要和大家聊的,一些經營 文化或商業上面,所引發的更深入的議題,值得創業夥伴們討論。

獨立書店 串連歇業談起-Video podcast ep.7-大直小老闆

獨立書店 串連歇業談起 Video podcast ep.7 影片

Hello 大家好
歡迎各位來到大直小老闆 Vidio Podcast的系列
今天我們要談的主題是
從獨立書店串聯歇業談起
歡迎各位跟我一起往下聽


獨立書店 串連歇業談起 Video podcast ep.7

獨立書店共同歇業
今天我們錄音的時間
是2020年11月14號
這個獨立書店共同歇業的事件
發生在2020年11月11號
怕後面的人聽了 不知道在講什麼
所以我們把這個事情 稍微交代一下
在2020年11月11號
雙十一 這一天
我們台灣的各大平台 共同打出了
非常低價的實體書的特惠活動
那我看到了新聞的報道
整個書籍的特價大約打到66折
原價乘以0.66
這一件事情引發了
我們台灣好多 幾十間獨立書店
連鎖抗議
他們非常不開心
他們覺得電商平台這樣是不對的
不OK的
所以這些獨立書店串聯好
在11月11號當天不營業
對 總共有非常多家
20 30家 一起不營業
所以說 就有了這個事情

獨立書店 共同歇業

獨立書店 串連歇業談起-Video podcast ep.7-大直小老闆

這件事情其實它不是一件很大的事
但是它反應出了
我很想要和大家聊的一些 經營上面
或文化上面
或者是商業變動上面 所引發的事情
所以說 這件事情 我們來談一談
當然如果說各位有興趣的話
可以去上網搜尋一下
2020年 獨立書店串聯歇業
這幾個關鍵字
就可以看到有很多的報道
那我們背景就講到這邊
然後趕快切進
我想要講的第一個小主題
賣一樣的東西 當然拼價格

賣一樣的東西當然拼價格

賣一樣的東西當然拼價格

賣一樣的東西 當然拼價格
書店賣的就是書
那現在2020年賣的實體書
基本上就是一個公開的
大量販售的一個商品
所以說 你在不同網站上買到的
你在實體書店買到的
你在很有特色的獨立書店買到的書籍
基本上都是一模一樣的東西
簡單地說就是
同樣的東西 放在不同的地方賣而已
那站在最基本的商業角度來看
最基本的經濟學都知道
就是只要你賣的是一模一樣的東西
那麼最重要去比的東西就是價格
最後會產生拼價格的現象
因為不管在什麼地方買
東西都是一模一樣
一模一樣的情況下
大書店的成本就比小書店更低
那大型電商的書店
又比大書店還要來得更低
所以賣66折 基本上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再往回推一下
我發現其實
線上書店不照這個書本的定價來賣
已經行之有年了
所有的線上書店都在賣79折
我自己回想一下
我以前還在買書的時候
我記得好像實體的大型書店
也都是85折在賣
也就是說 線上書店79折
實體書店85折
雙十一特價的時候
大家就再打折一點 再低一點點
站在一個商人角度來看
我覺得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拼價格是一定會有的
那當然了
這引起了獨立書店非常的不開心
所以他們決定連鎖起來
串聯起來歇業 以示抗議
這件事情
這件事情 讓我覺得非常的難過
非常難過
真的
我真的替這些獨立書店覺得非常難過
難過的事情
剛好是下一個小章節的標題
靠對手不要特價 才有盈餘

靠對手不要特價才有盈餘

靠對手不要特價才有盈餘

靠對手不要特價 才有盈餘
對 今天獨立書店
他們會提出很多的理由
包含他覺得 打成六六折
不尊重文化界
這樣子做下殺動作 其實是不好的
是鄙視這個書裡面所代表的知識
或者是氣質 或是文化
對一個外人的我來看
我反而是覺得
這些獨立書店是很可憐的
甚至有點可悲的
為什麼
因為他們竟然是需要
靠對手不要打特價 才有盈餘
打六六折 獨立書店就活不下去
那還得了
那獨立書店
不是等於是 別人愛殺你就殺你
愛宰你就宰你嗎 對不對
尤其是對於書籍而言
書籍做印刷
它就有一定的成本
可是那個成本一定不高
也就是說 對於書本來說
它賣得越多
它分散到每一個書本上的成本就越低
也就是說
大書店
如果說可以把一本書做成熱賣的話
它的成本可能會低到你難以想象
毛利會高得誇張
所以說 對於出版社來說
他當然是希望書越賣越多
賣越多越好
如果打折之後 可以讓總銷售額提高
那麼他們 是非常樂意去做這件事情的
在商言商
獨立書店的特色
常有的特色就是獨立書店是不打折的
它是照書本的定價去賣的
一本書如果定價200塊
它就賣200塊
可是各位聰明的消費者
請你思考一下下
如果你今天是一個一般的消費者
一本書200塊
線上買只要
六六折是多少錢
132
200塊跟132
你選哪一個
對呀 所以說 大多數的消費者
一定選什麼
132
什麼時候會選200塊的
可能你支持 獨立書店
你寧願多花錢讓它賺
就是你願意每一本書
多給書店66塊 去買個一樣的東西
可是對一般人來說 是不會這麼去做的
而且最常見到的狀況是
a few moments later
不好意思
剛剛被中斷了
對 因為我們一邊工作 一邊錄音
這就是辛苦的創業人生
跟你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好啦 繼續
剛才講到說
一般人是不太願意多付錢
去買一樣的商品
除非提供商品的人
他有額外的價值

附加價值加好加滿

附加價值加好加滿

附加價值加好 加滿
在我心中所幻想的
獨立書店的附加價值
應該是包含了 像是老闆的特別選書
他可能為了 想要讀經濟學的人
特別選出 這個月 應該要去看的幾本書
那我們就只買那幾本書就好了
或者是老闆可能特別愛攝影
所以說那邊 充滿了老闆已經看過
為你篩選過 有關於攝影的書
在我心中 想的是這樣
這個時候去那間獨立書店
付出比較高額的錢去買它
其中的那個附加價值是
我感謝老闆為我挑選書
舉個例子
假設我今天是一個
想去騎腳踏車的人
就請老闆推薦我 腳踏車相關的書
是從入門 然後到高階 進階的
不同程度的書
然後就可以順著買 順著學
可是實際上 說實話
我自己是一個不太會去獨立書店的人
去獨立書店
純粹就是小時候 比方說裝文青
去走走而已
看到那個原價的書 就把我嚇壞了
跑去大型書店買書這樣子
我小時候沒有線上書店可以買
在講附加價值這個時候
我提一個自身的例子
前幾年我很喜歡去
我們大直有一間咖啡廳
那一間咖啡廳 賣的咖啡好喝
不過大家的咖啡都好喝
然後它的環境也OK
高檔嗎 不會
因為是獨立咖啡廳
就是文青咖啡廳
可是我們最喜歡去那邊的原因
是因為 那間咖啡廳開得很晚很晚
可能開到凌晨兩點 凌晨三點
所以我下班之後 還可以去喝咖啡
可是我真正去那個咖啡店喝咖啡
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
那個咖啡店除了可以經營到很晚之外
它還有附帶水餃
對 咖啡廳有水餃
所以我在下班以後
凌晨11:00 12:00
還可以去喝一杯咖啡
然後安安靜靜的坐在那邊滑手機
跟朋友聊聊天 然後 吃水餃
這使得有好一陣子
我們很喜歡在那邊晃蕩
所以那家咖啡廳提供的東西
不再是傳統的咖啡
第一個 它提供給我 深夜遊蕩的地方
第二個 舒服的 然後吃水餃的地方
三更半夜 沒地方可以吃水餃
那可是後來我們就比較少去了
因為發現其實在家裡面喝咖啡 更好喝
家裡面也可以煮水餃 更好吃
而且如果今天跟朋友有約的話
我家感覺上會更舒服
更適合邀請朋友來
這個時候它就沒有那個
我原本想象的價值
那從此以後 我就再也不去了
現實的勒
對 消費者都是很現實的
好 所以身為一個獨立書店
它本身就應該提供一些
不一樣的附加價值
好讓我們能夠願意
為了它的原價書 去掏腰包
否則的話
那就像我這種一般的消費者一樣
就跑光光了
這時候可能別人會問說
亞瑟你看起來就是個沒文化的人
你又不買書
你怎麼知道這事
錯了 錯了
下一個章節講一下我買書的經驗 來

亞瑟的讀書歷程

亞瑟的讀書歷程

亞瑟的讀書歷程
我自己是一個讀正式的書
讀學校書 沒有這麼認真的人
可是讀閒書是很認真的
從國小就在讀閒書
一開始小時候讀散文集
我68年次的
所以我小時候出版業最多的就是散文集
好 再來就是看一點點的小說
藝文類的小說了
然後也有一些我看不懂的
一些國際巨作
可是我自己讀書讀最誇張的時候
是從國中開始
那時候變比較聰明一點點
稍微看得懂多一點的書了
所以來看一下 國中高中的圖書館經驗

國中高中的圖書館經驗

國中高中的圖書館經驗

國中高中的圖書館經驗
在我那個年代 我們孩子們都比較窮
所以說沒有這麼多的錢 去書店買書
雖然那個時候已經有蠻多的書店的
那個時候的金石堂 是非常強勢的
像我們大直就有一間金石堂
然後後來我們大直還加了誠品吧
所以說書店慢慢成為一個流行
幾乎每一個社區都會有專門的書店
可是國中高中 還是以圖書館為主
我記得我讀國中的時候
我們學校的圖書館很小
非常小一間
可是我那時候有多瘋狂呢
我把那邊有關的散文集
跟經濟學有一點點相關的
然後跟科普相關的書 基本上都讀完了
無聊哇
因為學校要上課 我也沒有很認真
所以我就是借一堆書回去
然後上課得時候 在下面偷看書
因為我看的書 不是漫畫書
所以老師也懶得管我
後來高中
高中我讀的是個比較自由的高中
所以老師真的不怎麼管你在乾嘛
只要考試ok
然後你上課有出現就行了
所以老師在上課的時候
我基本上都在下面看書
看自己的書
所以那個時候高中圖書館
有些書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選
所以我就直接從第一本 就往下看
對 我就照那個排列序號 一路往下看
可能一次借個三本 五本
然後喜歡的就喜歡
不喜歡的可能看個第一章 第二章就算了
下一本
每天都要看書
那個是標準書呆子
痴肥書呆
我小時候是很愛看閒書的
非常非常愛
之後時間慢慢進步到了大學了

大學瘋狂買書時期

大學瘋狂買書時期

大學就有了瘋狂買書時期
大學瘋狂買書時期
到了大學開始剛剛好
那時候台灣的出版業
非散文集的 非文學類的出版業
剛好到一個鼎盛 旺盛的時候
有關於科普的書 經濟學的書
社會學的書
人類學的書 接近社會大眾
可是又是講一些文化歷史藝術的書
很多很多
那個時候也是誠品書店
燒得火紅的時候
由於我打工的關係
我有一個不錯的收入
所以我花了很多很多錢在買書
我的書櫃有兩個大書櫃
塞滿了
之後還不夠
書看膩了或者是看完之後覺得還好
不是很重要
就把書捐出去 或送給朋友了
大學畢業之後還是去買
出社會之後看最多的
應該是 商管或者是社會經濟學的書
我很愛看 社會經濟學的書
非常愛
我最鼎盛的時候是大學時期的書
不管了
那已經是兩大櫃
我不管了
光是我畢業之後
我自己放在我自己住所的所有書
就有像後面這個櫃子
後面這個十六格櫃 塞滿
然後因為太多了
沒辦法
又換一個二十五格櫃來放我的書
我的書越到後期越雜
到後面因為還學了攝影
所以還有攝影的書
攝影的影集
一些作品
一些人像攝影大師的寫真集
他幫某一個偶像拍的寫真集
可是是很有藝術價值的寫真集
好 大概是這樣子
那這些書就是把我的書櫃撐滿滿
可是後來 進入了一個非常特別時期
那就是Podcast興起 Podcast興起

Podcast興起

Podcast興起

對 在台灣我們覺得Podcast興起
好像是今年2020年的事情
可是在放眼華人圈或放眼國際
其實Podcast興起的時間更早
中國大約在2015年就開始了
那個時候剛好我 騎腳踏車
那騎腳踏車的時候 實在是沒空
總不能一邊騎腳踏車 一邊看書吧
那時候花很多時間在騎腳踏車
瘋狂地騎腳踏車
騎腳踏車沒事做
那我要聽東西
所以就發現
原來中國的Podcast是這麼的興盛
他們也有很多Podcast是講書的
所以從此以後 我就不看書了
我都聽書的
我會付錢去買這樣知識性的產品
去用聽的方式 去瞭解書裡面講的東西
這件事情大大改變我的習慣
所以說從
應該是從那個時候開始 我就不買書了
我已經好多年不買書了
然後在去年 還前年的時候
我還一口氣把我書 全部清掉
我現在書櫃只有一格而已
那一格書就是不能丟掉的書
包含了現行的法律
或者是一些精油配方的書
我有留一些下來這樣子
剩下的全部清光光
為什麼呢
因為在某一年 我突然間想到一件事情
那就是我在大直買房子
一坪要100萬
那我竟然要花一兩百萬的地
去放這些書
可這些書我再也不會去看它們了
放著幹什麼
這是我的錢ㄋㄟ
所以我心一橫
全部捐出去
一本不留
所以從之後
我會看的書就是電子書
就是用我的iPad來看書
或者是就是Podcast
用聽的
可是聽Podcast有個很大的麻煩事
就是它是被精簡 摘義
然後可能也被加工之後 輸出的知識
所以當我在聽中國的Podcast的時候
裡面有很多的觀點 勢必是被處理過的
那麼處理過的資訊 或處理過的內容
有時候可能和原本講的
可能有一點點 稍稍的不一樣
因為我沒有去看原本的書
我可能就不知道
它真的想講的是什麼東西
這件事情
長期來說是件很可怕的事
像對我而言
可能還有中心思想 對不對
堅持資本主義
還可以主動的去抵抗一些
我不喜歡的價值觀
所影響出來的Podcast資訊
可是如果說台灣一直都沒有
這樣子的聲音上面的知識平台
所提供的話
以後勢必我們下一代 可能都聽中國的
那麼 長期來說
會潛移默化的影響我們下一代
或是新生一代的中心思想
這是有點危險的事情
所以說
我今天談獨立書店串聯歇業這件事情
反而讓我很擔心
我擔心的不是他們活不下去
我擔心的事情是
如果說這群書店
又跟之前的唱片公司一樣
社會在變 它們死都不變
後來他們會倒光光
如果他們都倒光了
以後我們的中文書都來自於哪邊
中國
那麼我們如何再來維持
我們獨立於中國之外的想法跟思想呢
那我們最後
是不是都變成中國的樣子呢
所以為了我的國家 為了我的下一代
這件事情是讓我很很很很 很傷心
都不知道該怎麼辦的
到了我都會口結的地步了
不過這不是我們這種小市民
可以處理的事
只能夠繼續Podcast
希望有一天我們能夠改變這個世界
不要等著別人改變 自己來改變
那接下來 回到我們自身了
我們自身 能夠處理的部分
出版業太大了 我控制不了
但是我自身卻可以控制

獨立書店 自由市場飽和的競爭

獨立書店 自由市場飽和的競爭

自由市場飽和的競爭
最近開始有很多人問我創業的事情
有時候跟美甲有關 有時跟美甲無關
可是很多人都會跟我提到
我覺得好像市場都很飽和 該怎麼辦
適不適合 真的這樣子做下去
那原則上來說 我的回答 基本上都很像
那就是 自由市場一定是飽和的
因為人不笨 人不笨
你沒有比別人聰明
你想到的 別人都想到
所以大家都會去做一樣的事情
你呼吸 他也呼吸
你煮飯 他也煮飯
只是說 我們的市場它有高階飽和
跟高階未飽和的狀態
有一些剛開始新興的市場
新興的行業 新興的技能
它的高階市場
還有很多位置沒有被佔滿
可以去佔
或者是有時候 會有一些大企業
它不願意 不能夠
做不到切入的地方
它等著你可以去切
我們舉最簡單的例子來說
如果說今天要做一般的漢堡店
用最平價的 最普通的 隨便煎一煎
然後隨便原物料夾起來
就可以賣的那種漢堡店
那一定不能開 為什麼
因為各種漢堡加盟業者
早就把這個市場佔滿滿的了
你想要切都切不進去
反過來說 如果今天
要做一個 很有料的漢堡的時候
正是好時機
為什麼
因為這個消費
社會已經被這些大公司教育的是
漢堡好吃 漢堡方便
漢堡有一個基本的要求
及基本的價格了
所以這個時候
當我提出高階漢堡的時候
可以賣的比什麼
連鎖漢堡店更貴 更有料
更厚 更不同
而且這時候
我們就不用從零去教育消費者
什麼是漢堡應該有的東西
所以說
在自由市場飽和的競爭狀況之下
其實反而是件好事情啊
也就是說 如果說今天我們遇到的市場
是很多一般人已經架起來的
那也是好事 你不用從零開始做
像我們十多年前
開始做指甲矯正的時候
市場上面沒有任何一家做矯正
那時候開疆闢土 闢到我們快死掉了
而且我們現在好像說
凝膠指甲 好像說得多簡單
那個時候
凝膠指甲都還不被這個市場所接受
遠推到我們創業的時候
那個時候的流行是水晶指甲
所以為了要做指甲矯正
我們還得說服別人 有凝膠指甲的存在
再說服別人 可以做指甲矯正
沒有人當我們的底
沒有人幫我們打前鋒
我們過得超痛苦的
可是回到現在的時間來看 那就不一樣了
因為大家都知道凝膠指甲了
這是好事情
接下來我想提幾個例子
來談一下 飽和市場下的創新

藥師洗髮粉的例子

獨立書店 串連歇業談起-Video podcast ep.7-大直小老闆

藥師洗髮粉的例子
談這個例子先提一下
因為他沒有給葉配
我們就不打他的招牌
如果說各位真的想知道的話
搜尋藥師 空一格 洗髮粉
應該找得到答案
原則上來說 是個藥劑師
然後他為了解決頭皮會掉頭髮
頭皮癢 頭皮過敏的問題
他開發出了洗髮粉
殺出一條血路來
最近活得還不錯
我們還有一個熟客戶 老客人
他好像也是他們的團隊之一
非常厲害
我和這個牌子的顧問吧
律師顧問 基本上同一個
所以我們有一點點小小的聯繫
說實話 在保養品界
對於洗髮粉的概念 其實並不陌生
我們大家看到洗髮粉
就知道他在搞什麼鬼了
為什麼這麼說
是因為 絕大多數
絕大多數 什麼皮膚過敏 手指頭過敏
其實都來自於洗劑裡面的添加物
尤其是什麼
果酸 防腐劑 抗菌劑 抗氧化劑
這種東西
那洗髮粉
因為它是粉 它不是劑
所以它裡面沒有水
這就省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它可以不用放任何的
防腐劑 抗菌劑
什麼都不用放
所以它的粉 本身就沒有防腐劑
很大很大程度上面
降低了過敏產生的風險
所以藥師洗髮粉 就可以賣出來
很多頭皮會過敏的
洗了之後 就覺得 好棒喔
不會過敏了
不會掉頭髮了
好開心喔 好棒棒
那大家都知不知道
其實大家都知道 大家都曉得
可為什麼不去做
是因為 當你洗髮精裡面沒有放甘油
沒有放一些保濕成分的時候
洗完頭髮之後 頭皮會非常的乾
頭髮會非常的毛躁
可是在台灣 這個消費社會裡面
我們會認為洗完頭髮之後
要柔柔順順 閃閃動人 才是正常的
所以如果說今天 大品牌推出一個產品
是剛好反著做的話
它其實很難取信於大家
再加上洗髮粉又比較麻煩
還要用水去搓
然後再多一些步驟
另外洗完頭髮之後
為了要頭髮不要太毛躁
還要再潤濕之類的
所以它是一個比較不容易經營的市場
但是對於頭皮有問題的人而言
因為頭皮的問題真的太嚴重了
所以他就願意接受 洗髮粉帶來的缺點
所以說這個品牌 就可以繼續做
他洗髮粉的例子 好聰明
這就是一個
在洗髮精市場已經飽和情況之下
一樣可以
輕輕鬆鬆殺出一條血路的例子
接下來我要談我自己的例子
那就是 妮寶貝的指緣油

妮寶貝的指緣油

妮寶貝的指緣油

妮寶貝的指緣油
就是我自己的指甲店叫妮寶貝
我們在使用的指緣油
是自己開發的產品
它本身不放防腐劑 不放果酸
不放任何有的沒的
亂七八糟的化學藥劑
可是當你一個產品不放這些東西的時候
它就很容易壞 壞得非常快
也就是說呢
我們的產品 通常我們都會想辦法
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做出來
然後交給客戶
中間沒有一個庫存期
它沒有開封 放在室溫下大概半年
只能撐半年而已
開封之後 只能撐三個月而已
可是我們的指緣油一樣可以賣
因為對於指甲皮膚不好的人來說
他們別無選擇
他們為了要讓皮膚變好
所以他們可以接受
我們這一種很快就壞掉的指緣油
所帶來的風險
所以他們指緣油開封之後
三個月就要用完了
實際上 通常一個月就用完了
可是你以為大廠牌不知道嗎
都知道
為什麼
因為其實這個市面上面
我們可以買到的
高階產品的供應商 就那麼幾個
什麼價格 買到什麼貨
其實行業內的人 都一清二楚
所以妮寶貝的指緣油
我也不怕把這個內容都公開
因為反正就是這樣子
它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我們之所以能夠活著的原因是因為
我們立刻做出來 趕快交給消費者
消費者也願意為了不要讓它壞掉
就趕快把它用完
可是曾經在這個市場上面
也出現過競爭對手
我們台灣的某一大指甲供應商
一線的那種
也找了台灣某一大高階精油供應商
他們兩個一起合作
也生產了天然的指緣油
精油指緣油
配方和我們也蠻像的
我看到時還蠻訝異的
因為和我們都有一些聯繫這樣子
那他們出來之後
我那時候 一開始有點小擔心
後來又覺得還好
根據時間的證明 那個產品已經收掉了
為什麼
因為一般在賣保養品的消費習慣是
我可能生產了一堆 一萬瓶
然後放在倉庫裡面
然後再慢慢賣
好 可是
當你的指緣油 沒有放防腐劑的時候
半年就壞了
那倉庫裡慢慢賣
有可能到客人手上的時候
就已經是準備要壞掉的時候
那打開來 沒多久 就壞掉
甚至是 那樣子的產品也不能夠用
傳統的方式 去做運輸 去做倉儲
所以當大公司來切入這個市場的時候
它是無法做出來的
所以它只能夠由我們這種小公司
來做處理
這就是在一個飽和市場下面
我們找到了生存的一個方法
好 那當然了
也許在未來如果我們擴大了
或是我們做順了
我們有可能可以找到
一些更厲害的廠商
他可以幫我們即時生產
然後每一瓶都不庫存
直接寄到客戶的手上
去減少傳統保養品
從製作 倉儲 銷售的那種
誇張的時間
也可以減少中間那些曝曬
或超低溫
或者很差的倉儲環境的一個問題
這部分還要等到日後 再想辦法解決
那在沒有解決的情況之下
我們還是一樣小小賣 當個小廠商
就跟洗髮粉一樣
那我們再講到指甲店專業的競爭

指甲店專業的競爭

獨立書店 串連歇業談起-Video podcast ep.7-大直小老闆

指甲店專業的競爭
對於不是指甲業的人來說
大家也都知道
在台灣
指甲店基本上是屬於飽和的狀態
BUT 有沒有發現我們過得好像還不錯
我先講個前提
對於去國外 讀過完整的指甲訓練
去美國 去日本 去加拿大
去英國 去德國
專門讀指甲 讀回來的這些老闆們
我們台灣有好幾間店
好幾個供應商的老闆 都這樣讀回來的
對於受過完整高階
指甲訓練的老闆來說
其實指甲店的各種技術 都不是太獨特
就是說 像我們處理咬指甲之後
指甲變形的指甲
這部分其實真的沒有非常的困難
對我們來說啦
或者是這個崁甲
指甲崁在肉裡面的那種 把它拉出來
其實也沒有很困難
那對於灰指甲之後的處理
也沒有很困難
更甚至對於復合式的指甲店
或是指甲店兼按摩店
然後兼按腳的 兼美膚的
也沒有很困難
這些都是一個 正式美甲教育之下
都會教我們的東西
或者是說 這個做
指甲貼鑽 指甲雕花
做無敵延長的指甲
對我們來講都不是什麼太困難的事情
那麼我們去選擇要去做什麼事情
都只是因為
不同的店在不同的市場裡面
找到一個安身立命的方法而已
也就是說
其實我們的同行看妮寶貝
也沒有太厲害
我們看別人做什麼崁甲
看別人做灰指甲
其實也不覺得他太厲害
我甚至是我們看別人
做復合式的美甲店 其實也覺得都還好
都是可以選擇的
我們只是選擇一個
我們的專業去做而已
只是那一個小專業適合我們
我們就往前走
試著走出一個
可以適合台灣的經營模式而已
所以說 在我們的眼中
各種指甲店 其實都很類似
眼光放遠一點來看
放大一點來看
其實各個美甲店 都很類似
只是不同的美甲店
找出不同的方向 不同的專業
然後去放大那個專業
然後去讓客戶發現我們的好處而已
這也是呼應了
我們剛才說獨立書店的一個特色
獨立書店它賣的書是一樣的
就像我們做指甲 其實也都是那些材料
也都買得到
不可能買不到的
供應商就那幾個而已
那麼如何做出我們的特色 才是重點

獨立書店 串連歇業談起

獨立書店 串連歇業談起-Video podcast ep.7-大直小老闆

那接下來 我們來結論一下
我們從獨立書店串連歇業談起
我一路談到現在
我舉了很多的例子
也舉了我們自己的例子來講
我覺得對於一個創業者來說
要有自己的特色是很重要的
也就是附加價值要一路往上加上去
要加到客戶忘記那是附加價值的時候
才是成功的時候
舉個例子 像我們做指甲好了
我們也一樣是做前置作業
我們一樣是要買凝膠
我們一樣是凝膠燈
那我們一樣是做指甲
可是我們把它的附加價值一路往上加
加到最後
妮寶貝是可以處理問題指甲的
別人不行 只有我們行
因為我們把它做到極致了
所以我們把它附加價值加好 加滿
最後成為一個 處理問題指甲的專家
就是妮寶貝
像我們剛才提到 洗髮粉的例子也是
它把它的特色加好 加滿之後
去解決別人解決不了的問題
同樣的道理當一個獨立書店
如果它也可以
把它的特殊價值加好 加滿
那它就不是獨立書店了
它就可以活得很好
如果說今天有一間專門標榜自己
是經濟學人書店
假設啦 純假設
不知道有沒有
如果他今天 希望它自己是
一個純粹的經濟學人書店
它就幫這些想要讀普羅大眾
經濟學 社會經濟學的人
去幫他做選書的動作
所以我一個月
假設有二三十本類似的書
它幫我選出兩三本
那我只要買這兩三本
我就可以吸收到我該吸收的知識
這間獨立書店 一個月就只賣這兩三本
選這兩三本
剩下的阿哩不打的雜魚 他不賣
那這個時候
那一間獨立書店 就不再是書店而已
他對我而言 他是一個知識的篩選者
他是節省我讀書的時間的
一個很了不起的人
所以這個時候 我付全價去買書
裡面所隱含的意義就是
老闆知識服務的一個費用
當然了 也許有些獨立書店
他是給阿宅把妹的
OK 那也OK
對 只要你能把書店做得
夠甜蜜 夠溫馨
阿宅或者是宅女在裡面
他們可以認識夠多的朋友
很喜歡來這邊買書
買書認識朋友 提升自己的交友圈
假設是這樣子啦吼
那如果它做得到 讓大家忘記
讓大家認為 我來這邊做個低消
買一本書可以認識新朋友
擴張我的交友圈 很滿意 那也OK呀
所以獨立書店 真正要做的事情
就是不應該是 共同歇業
那你今天雙十一 可以共同歇業
你乾脆全年共同歇業好了
那些大書商 那些電商
根本不管你們的
因為你們那個量太小了
根本不看在眼底
那要活 怎麼辦
做出特色來
讓我們大家忘記你是書店
忘記你是書店
你只是賣書來當一個媒介而已
而你是提供 額外的服務
那個額外的服務 才是主體 對不對
好 那今天就講到這邊
感覺上對於左派的人來講
今天的內容很政治不正確
如果說 對今天的節目內容
有任何意見的話
都可以在下面留言
我保證不打死你
OK 拜拜

影像播客系列

video podcast連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